君子乎己

目前沉迷凹凸,崩三,阴阳师,FGO,农药,全职,各种番....整理了一下有四十多部。
这个人没救了(无心学习)

Cardioid

甜炸

过期咸鱼埃阿西:

Cardioid




信良校园paro


Out of character   


旧文修改重发




01


  刘邦觉得,丘比特一定是喝了假酒才一箭正好戳中了无辜吃瓜群众韩信。




  自从级部开过期中考试表彰大会之后韩信就一直在嘟囔“啊那个级部第一贼几把好看。”之类的话。




  关键是韩信还是一边嘟囔一边下意识的踹着刘邦椅子腿,把趴在桌子上补觉的刘邦从睡梦中吵醒。




   “我他妈的最看不惯你这种说脏话的人了,整天开口闭口就是几把。”刘邦终于忍无可忍,给了韩信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他妈的喜欢就去追啊。”




  “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韩信毫不示弱的给了刘邦一个更大的白眼。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学渣追学霸,隔着珠穆朗玛峰和马里亚纳海沟。




    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那你起码得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啊。”刘邦强忍着给韩信一个过肩摔的冲动,顺便意思意思心疼了一下韩信的智商。


02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那你就要努力变得优秀直到能与他比肩。这句话是哪位哲人说的韩信并不知道,但如果可能的话他想把那人打一顿。 




  韩信拿着一沓A4纸,那是全级部期末考试的排名。他反反复复的盯着那几张纸看,仿佛那是什么藏宝图。 


    


  他的成绩跟张良的成绩隔着七八百人遥遥相望。准确的说,他的名次差不多是张良的名次倒过来排。他绝望的叹了一口气,哀嚎了一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和学霸之间的距离。” 




  坐在一边玩手机的刘邦实在是难以忍受他这种自暴自弃的模样,就把那几张纸连起来拼成一个环,首尾相接,这样韩信和张良的名次终于快挨到了一起。一个莫比乌斯环,刘邦点点头,为自己的机智帅气而感到十分自豪。




  韩信却没欣赏刘邦智慧的结晶,他忙不迭的从刘邦手中抢过那几张纸,看样子恨不得抱在怀里:“这成绩单是好不容易从狄仁杰那里拿的,折坏了我不保证他不会打死你。”  




  刘邦有一句马勒戈壁不知当不当讲。


03


  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刘邦本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当天晚自习下课就拽着韩信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去了张良他们班门口堵人。




  其实刘邦本来还想设计一些诸如“食堂偶遇”“级部主任办公室的邂逅”此类的戏码,但是在韩信的反对下只得作罢。




  两个一米八多的大高个子,没穿校服晃悠着两条令人艳羡的大长腿堵在教室后门,要是再叼根烟,不名所以的吃瓜群众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校园霸凌事件。




  “哟,好巧啊。”一打下课铃李白就披着风衣从教室冲了出来,顺便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叫张良出来。”刘邦倒是毫不拖泥带水。李白觉得很不可思议,张良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霸会跟他们做朋友?不过他还是帮他们叫了张良,顺水推舟卖个人情。




  走廊里的灯光昏暗,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出了教室准备回宿舍,只有少数的学霸依旧坚持在学习的第一线,不用说,张良就是“少数的学霸”之一。




  刘邦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穿着全套麻袋校服的张良,说话单刀直入。




  “儿媳妇啊,我儿子韩信想……”话还没说完站在旁边一脸视死如归的韩信就捂住了刘邦的嘴,“我想借一下你的笔记本。”




  张良倒是没什么过激反应,爽快的回教室给他们拿了笔记本,“别弄丢了。”声线清澈,语气不卑不亢,略略抬头望着他们。




  张良真是贼几把好看。韩信满脑子都是这个,连谢谢都忘了说。


04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韩信默默吐槽刘邦坑队友的技术又有所长进。他拿着张良的笔记本,漫不经心的翻弄了一下。




  字如其人,张良的字迹跟他本人一样,贼几把好看。可是这都是记了些什么?拉格朗为什么要日中值定理?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今天的韩信依旧不爱学习》节目。




  前排的诸葛亮大学霸表示拉格朗日的棺材板他快按不住了。




  韩信盯着笔记本盯了整整三节晚自习还是一无所获,专心的都忘了翘课。“你还回去的时候把情书夹在笔记本里面不就行了。”刘邦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韩信夸赞了刘邦一句“刘三狗子难得开窍”之后,当即开始写了一堆“我对你的爱就像作业一样无穷无尽”之类的腻人情话。


05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丁达尔效应产生柔和的圆形光斑。蝉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带着令人昏昏欲睡的暖意。 




  教室里空调开的很足,冷气却驱散不了夏末秋初的烦躁。韩信趴在张良的书立上,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演算一道道仿佛没有尽头的竞赛习题。 




  “还你的笔记本。”韩信开了口,尽可能彬彬有礼的把本子放到张良的桌面上。 “嗯,好。”张良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草稿纸,声线却依旧温润而礼貌。 




  张良揉了揉太阳穴,终于抬起了头 ,他看着韩信离去的背影,心中没来由的一颤。




  他早就注意到那个总是在教室门口出现的红色长发,像一团跃动的火焰。他眉眼清秀,穿着白衬衫,九分牛仔裤,笑容足以融化整个冬天。




  似乎有什么在头脑中炸裂开来。周围的空气从空调的冷风控制下慢慢升温,直到一个暧昧不清的温度。




  张良放下笔,陷入了沉思。


06


  还回去的笔记本如同石沉大海般没了回应。




  韩信瘫在课桌前,刘邦拍拍他的肩,想告诉他“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个道理,于是安慰他说:“男朋友早晚会有的,这辈子没有,下辈子也会有的。”




  韩信气的一拳打中了刘邦的鼻梁,痛的刘邦嗷嗷直叫:“你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吧!”




  “有本事你吊死在两棵树上。”韩信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继续趴在课桌上思考人生的意义。




  可能是丘比特又喝了假酒,还是含甲醇的那种。当天晚自习上课之前李白给韩信带了一个笔记本,说是张良给他的。韩信打开一看,干干净净的本子上面就只有一个公式:r=a(1-sinθ)




  韩信百思不得其解。他把那一个公式举到刘邦鼻子底下,问:“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刘邦瞥了一眼,发现是一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公式,于是很诚实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笛卡尔表示这锅他不背。




注:r=a(1-sinθ)是笛卡尔的心形线,这个函数是心形的。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7)

  1. 君子乎己arc 转载了此文字
    甜炸